国际观察|从“我有一个梦想”到“我无法呼吸”—弗洛伊德事件成美社会积弊“照妖镜”

发布时间:2020-06-12   来源:网络整理    
字号: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查看

新华社北京6月8日电美国黑人乔治·弗洛伊德在白人警察暴力执法后死亡所引发的抗议活动仍在全美各地继续。美国首都华盛顿6日迎来事件发生以来最大规模抗议活动。此外,欧洲、美洲、非洲多国民众也连日举行示威活动,抗议美国种族歧视现象。

弗洛伊德事件让国际社会更加认清了美国人权、种族、社会治理等问题的严重性。“我无法呼吸”“黑人的命也是命”“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对种族主义说不!”“对警察暴力说不!”……激愤的抗议口号,将美国长期积累的系统性社会弊病揭示无遗。

6月5日,在美国华盛顿,人们冒雨参加抗议活动。(新华社/法新)

种族歧视的聚光灯

弗洛伊德之死是美国非洲裔遭受种族歧视的一例新的血证。自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喊出“我有一个梦想”已过去半个多世纪,但一起起“我无法呼吸”的种族问题悲剧仍频频发生。

美国黑人遭遇警察暴力,则让这种社会性歧视以一种可视的激烈方式呈现在世人眼前。2014年,非洲裔青年布朗在密苏里州遭警察枪杀;2018年,非洲裔男子布拉德福德在亚拉巴马州见义勇为却被警方视作凶手打死;今年3月,肯塔基州非洲裔女子泰勒在家中遭误认嫌疑人住所的警察射杀……

随着弗洛伊德事件发酵,许多黑人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视频,讲述无所不在的种族歧视带来的恐惧感和压抑感:在路上被随意拦车检查,在超市被无端驱逐,在公园被栽赃报警……悲伤与愤怒同样在网络上表达。

德国波恩大学全球研究中心主任辜学武认为,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动荡背后根源是系统性、周期性的种族主义问题。种族主义已经深深扎根于美国政治体系之中,隔一段时间就会爆发。爆发时间点往往处于社会矛盾、贫富矛盾和区域矛盾激化的时候。美国政治家一直没有找到方法化解这种社会深层次的矛盾。

连日来,从伦敦到巴黎,从布鲁塞尔到华沙,从多伦多到惠灵顿,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怒火在全球蔓延;肯尼亚民众还到美国使馆前静坐,表达对美国社会长期歧视非洲裔群体的不满……

6月7日,民众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市中心的司法宫附近参加示威活动。(新华社记者郑焕松摄)

肯尼亚活动人士万杰里·恩德鲁告诉记者,弗洛伊德事件暴露了美国对有色人种群体的系统性歧视和虐待,显示种族平等在这个超级大国仍是空想。这是美国长期以来的一大污点。

菲律宾大学迪利曼校区前校长陈万杰撰文指出,种族主义贯穿在美国国家的发展历程中,不仅黑人遭受严重歧视,印第安人等其他有色人种也同样遭到歧视。“我曾在美国居住多年,曾在受到侮辱和攻击时隐忍。我们这些遭受过种族歧视的人对‘无法呼吸’这个口号的感受非常强烈。”

社会不公的放大镜

46岁的弗洛伊德惨死后,媒体对他生平经历的报道令人感怀:他接受过戒毒治疗,当过卡车司机、保安,疫情中成为美国逾4000万失业大军中的一员,而他死后的法医鉴定显示其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无法呼吸”的他正是当下美国黑人在政治、经济、法律、福利等多重社会不公中挣扎求生的一个象征符号。

马来西亚学者钱德拉·穆扎法尔撰文认为,弗洛伊德事件表明,大部分非洲裔美国人仍处于边缘化和社会底层。美国眼下经济状况彰显这一群体在经济上的脆弱性,新冠疫情也展现了黑人等美国弱势群体更可能成为受害者,而美国无法保护这些人的福祉。

韩国庆熙大学教授安炳珍说,相对贫穷的美国黑人形成一个孤立群体,经济困顿,缺乏就业保障,教育投资不足,“新冠疫情影响下,种族差异更加凸显”。

美国社会“金钱至上”“资本至上”的扭曲价值观,在围绕弗洛伊德的媒体报道中也可见一斑。6日,美国保守派媒体福克斯新闻台因节目中一张黑人被杀与股市上涨对照图表而遭广泛谴责,被迫向公众道歉。

巴西瓦加斯基金会国际法教授埃万德罗·卡瓦略告诉记者,弗洛伊德事件表明,美国经济和社会发展模式存在严重问题,“我无法呼吸”这句话正是美国底层民众窒息感、受压迫感和焦虑感的集中反映。

法国高等社会科学院研究主任罗曼·于雷撰文指出,弗洛伊德的死亡视频让人们想起“美国民主阴暗的部分”,他的枉死让人看到美国在治安、卫生、社会等方面的深刻危机。

6月4日,抗议者们在美国华盛顿参加示威活动。(新华社/法新)

双重标准的照妖镜

弗洛伊德事件也是一面“照妖镜”,鲜明照出美国一些政客和媒体在人权等问题上的严重双重标准。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